上一题 下一题 您的位置:首页 > 八年级上学期 > 第1周 > 周 末 > 阅读 > 诗文选粹
给我一个微笑就够了/只看烟囱
本题分数:5分 ?? 答题返还金币:5个 ?? 本题类型: 阅读 10秒
?给我一个微笑就够了

汪国真

不要给我太多情意

让我拿什么还你

感情的债是最重的呵

我无法报答 又怎能忘记

给我一个微笑就够了

如薄酒一杯,像柔风一缕

这就是一篇最动人的宣言呵

仿佛春天 温馨又飘逸

?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只看烟囱
??? 在一个烟灰乱舞的工地上,一个老建筑工人曾给我上了这样一课,让我获益非浅。
??? “年轻人,你就住在这工地附近吧,晚上是不是被一片嘈杂声搅得睡不塌实?”老工人问。我摇头.当时我正处在低迷、困顿的人生谷底,茫然回顾,只觉满眼悲凉,夜不能寐时有人伴我也是一件好事。老工人接着说:“工地晚上一般不施工,就是怕打扰了居民,可有一样必须晚上干才合适?!?/span>
??? 我懵懵的,不知所以,便有些迫不及待地追根问底。老工人憨厚地一笑,吐出两个字:烟囱。我如坠云雾。听说刚建的这片厂房的烟囱高达四十多米,没想在一片灰暗的灯光中建一个如此高的烟囱,一定危险至极。我不明白建筑公司为什么如此苛刻,万一工人稍不留神一脚踩空怎么办?毕竟晚上施工光线不好,人的眼神也不好。
??? “年轻人,其实你真是大错特错了。晚上施工,正是为了让工人摆脱恐惧?!崩瞎と酥钢笩焽?,接着说:“这烟囱有四十多米高,白天工人站在脚手架上,脚下的虚空让人感到恐怖。偶尔会有麻雀从脚下飞过,发出一两声让人毛骨悚然的惊叫扰乱人心,而脚下的人和物又变得很小很小,让人发慌发悚,腿难免打颤,拿砖头、抹灰也不稳当,工作进度自然慢;夜间施工,灯光又照着脚手架以上,砌烟囱的人看不到他与地面的距离,也看不到脚下的一切,眼睛能看到的只是烟囱,于是他们心里就塌实,精神就专注,工作效率也就大大地提高了?!?/span>
听老工人这么一说,我顿时如醍醐灌顶般恍然大悟。
??? 在我们人生的旅途中,我们常常背负着太多的干扰与担忧,走得千辛万苦,结果却不尽如人意,因为我们太渴望成功,就恰恰忘记了有时成功的秘密其实很简单,那就是——只看烟囱。
??? 只看烟囱,我们眼中的一切才是淡漠的,心中的目标才是明确的。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自然之道
??? 7个旅行者和一个生物学家向导,结队到达南太平洋的加拉巴哥岛。那个海岛上有许多太平洋绿海龟用来孵化小龟的巢穴,他们想实地观察一下幼龟是怎样离巢进入大海的。
??? 太平洋绿龟的体重在150公斤左右,幼龟不及它的百分之一。幼龟一般在四五月间离巢而出,争先恐后爬向大海。只是从龟巢到大海需要经过一段不短的沙滩,稍不留心便可能成为鹰等食肉鸟的食物。
??? 那天上岛时,已近黄昏,旅行者很快就发现一只大龟巢,突然,一只幼龟率先把头探出巢穴,却又欲出而止,一只嘲鹰突兀而来,它用尖嘴啄龟的头,企图把它拉到沙滩上去??粗矍暗囊荒?,旅行者们发出一片“不能见死不救”的呼唤。向导极不情愿地抱起小龟,把它引向大海,那只嘲鹰眼见到手的美食给抱走,只能颓丧地飞走了。
??? 然而,向导抱走幼龟不久,成群的幼龟从巢口鱼贯而出———那只先出来的幼龟,原来是龟群的“侦察兵”现在做向导的幼龟被引向大海,巢中的幼龟得到错误信息,以为外面很安全,于是争先恐后地结伴而行。沙滩上无遮无挡,很快引来许多食肉鸟。数十只幼龟成了嘲鹰、海鸥、鲣鸟的口中之物。
??? 看着数十只食肉鸟吃得饱饱的,发出欢乐的叫声,旅行者们都低垂着头。向导发出悲叹:“如果不是我们人类,这些海龟就不会受到危害?!?/span>
??? 人是万物之灵。然而,当人自作聪明时,一切都可能走向反面。

?

???

???? 穿布鞋的故居

  ??????????????????? 作者 袁益民

  扬州的旧巷大多是这样,七拐八绕,枝枝蔓蔓,曲径通幽,八卦阵似的。安乐巷也不例外,两旁青砖高墙,中间青石铺路。

  这是安乐巷二十七号门牌,坐西朝东,极普通的那种民居。如果不是挂着江泽民总书记题写的朱自清故居五个字,你若是骑车穿巷,脚下稍一用力便会倏忽而过。故居就和它的主人一样,很不引人注目。站在故居门前,我不由得想到了郭良夫先生编选的《完美的人格》里的一个细节:朱先生在清华大学任文学院中文系主任时,总是喜欢穿平底布鞋。每逢开会,先生从不坐主席台,只拣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静听同事们阔论。朱先生在会场上偏于一隅,同他在这巷子里偏于一隅的故居,是多么的一脉相承呵!

  于是我头脑中闪出本文的题目:穿布鞋的故居。

  如今,到处在修葺或重建名人故居。画廊敞庭,又气派又热闹,尤其在时髦文艺搭台经济唱戏的今天,名人故居拥有了一份独特的召唤力。而朱先生的故居没有这份辉煌,为了供后学瞻仰,有关部门只是将原先居住在这里的市民迁了出去,腾空房间,便成了。

  故居很小,小得只有几间木结构的房子,小得你站门庭下轻咳一声,每个角落里都能听到。这又和朱先生的为人如出一辙;决不故作高深,只求平易近人。于是我这样概括这座小院落:巷子很深,故居却很浅。游人很少,有时整天卖不出一张门票。扬州有瘦西湖,到过瘦西湖的外地人回去之后会向别人炫耀一番——我到过瘦西湖,而朱自清故居不会有这样的反应。首先,没有殷殷期盼拜访的人,绝不会有一种陈年老窖般的期待,因为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去。而到过的人更不会将此作为话题,因为我相信,能够在今日仍念念不忘这片陋房的人,正是感染了朱先生的平淡与平和的。

  为此我反复为故居的车马无声而庆幸:这也许正是先生的本意呵。

?

只有付费后才可以答题并计算成绩...
【在线付费】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