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题 下一题 您的位置:首页 > 九年级上学期 > 第1周 > 星期二 > 阅读 > 诗文选粹
船 /爱到极处成陌生
本题分数:15分 ?? 答题返还金币:15个 ?? 本题类型: 阅读 10秒
?

???? ?作者:舒婷
  一只小船
  不知什么缘故
  倾斜地搁浅在
  荒凉的礁岸上
  油漆还没褪尽
  风帆已经折断
  既没有绿树重荫
  没青草也不肯生长 满潮的海面
  只在离它几米的地方
  波浪喘息着
  水鸟焦灼地扑打翅膀
  无限的大海
  纵有辽远的疆域
  飓尺之内
  却丧失了最后的力量 隔着永恒的距离
  他们怅然相望
  爱情穿过生死的界限
  世纪的空间
  交织着万古常新的目光
  难道真挚的爱
  将随着船板一起腐烂
  难道飞翔的灵魂
  将终身监禁在自由的门槛
?

爱到极处成陌生

  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◆陈志宏

  风是后半夜起的,很大,很冷。呜咽如哭。

  他在寒风中蜷缩成一只受伤的猫,靠着自己家的门,任伤心的泪在风里滴落成冰。与泪一起风中结冰的,还有他那颗渴望温暖的幼小的心。

  姨执勤回来,已是凌晨3点,见他在冷风中紧缩成一团,泪水打湿双眼。她记起来了,下班之前,他是给自己打过电话的,说是钥匙落在家里。而自己答应了回家帮他开门,偏偏那时接到蹲坑守候的任务,一忙,把这茬儿给忘在了脑后?;诤?、懊恼,将这位外表刚强、威风凛凛的女刑侦队长击倒,她哭出了声,急急地把他抱进屋。

  他的妈妈,也是她的姐姐,和她一样,也是飒爽英姿的刑警,但在前年一次追凶过程中光荣牺牲了。姐夫早逝。临终前,把儿子托付给妹妹。嘱咐妹妹一定要把他当亲儿子看待,拉扯他成人。

  瞬间,她从一名警校毕业生,变成一位母亲,去呵护一个年幼的孩子。身边示爱的男子匆匆来,匆匆去,就像警笛响起,警笛声灭。她无悔,把所有的爱倾注在“儿子”身上。在最疲累的时候,在最无助的时候,她叫一声“儿子”,或听儿子喊一声“妈妈”,心如海潮起,幸福一波连一波。

  而就在这个北风凛冽的夜晚,他不再叫她妈妈,一口一个姨。在她听来,那一个一个“姨”从他口中迸出来,仿佛飞来的冰雹,打得肉身生疼,内心酸楚。

  距离,一夜之间,在原本和睦的“母子”之间产生,仿佛两棵树,根不连,叶不逢,遥遥相对。

  在学校,他被社会上的小混混追打,常常鼻青脸肿地回来,却从不向“妈妈”哭鼻子,也不喊痛,早熟得让人心酸。

  她关切地问:“儿子,你怎么啦?是不是和同学打架了?

  他毫不在乎地说:“姨,没事,只不过是摔了一跤!”他甚至在一个她执勤的日子,卷起书包和床单,逃也似的离开,睡到天桥底下。是她的同事认出来,把他往家领。她几乎是押送他回家,曾解押无数犯罪嫌疑人,也是心情沉重,而这一次,除了沉重,还无比伤心?;氐郊?,倒在床上,抱着姐姐、姐夫的遗像痛哭。而他却置之不理,走到自己房间,重重地把门关上。

  他们之间的距离,一天长一点儿,终于成了一道天堑鸿沟。

  绝望伴着无助,把她折磨得快要疯了。她间歇性地狂叫,声声如北风呜咽。她曾在一本书上读到一则佛语:爱出者爱返。她深信其理,将其奉为神明,却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抛洒出去的爱,激不起“儿子”一丝一毫的反应。他只是冷漠如一尊月光下的雕塑。

  又一次成功执行任务回来,她心里一悦,随手打开本城电台,不经意间,陡然听到“儿子”的声音。

  “我怕。我一个人待在家里,姨执行任务去了。我妈妈生前和姨一样,也是刑警,在一次追逃中,死了。我怕我姨会像我妈妈一样……现在,我努力把姨当陌生人看,如果她牺牲了,难受也许会少一点儿吧。其实,我很怕姨离开我,她是我唯一的亲人啊!

  “今天是母亲节,我最想喊她一声:妈妈!

  她把车泊在路边,趴在方向盘上,泪珠一滴滴落在白色皮凉鞋上,悬在心中的疑团散了,她在午夜收音机的缕缕电波里,收获了世界上最为浓烈的极致的爱。

  那一声迟来的呼喊,于陌生的空间里,交融温热的气息,那大写的爱,将那无边的距离,轻轻抹去。

  世上有一种爱,极致的爱,以陌生的姿态,以不爱的妆容,涂抹在深爱着的人的脸上。心里,却是最辽阔的情分,最深沉的大牵挂,最浓烈的爱。

  “爱出者爱返?!备冻鼍陀谢猫?,人们容易接受直接的回报的结果,所以常常被隐藏着的爱所迷惘。我们爱我们的父母,却常常以异样的桀骜不驯来抵制父母的关心和教育,因为我们理解却不能接受,所以常常伤透父母的心。其实我们是爱他们的,更依恋他们。但我们渴求有自己的一片蓝天,渴望自由飞翔,然后用我们的爱回报他们。

?

??????

寻人启事

  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◆姜钦峰

  平生第一次遭遇车祸,刹那间,只感到浑身一阵冰凉。

  正月初五,同学聚会,从酒店出来时,我已经头重脚轻了。开车回家的路上,CD音量被调到了最高,“我要飞得很高,翅膀卷起风浪,心生呼啸……”和着高昂激越的音乐节拍,爱车和我一样兴奋,恣意地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,年前新买的别克凯悦,还没来得及上牌照。

  走到国际会展中心门口,一个老头儿突然从正前方横穿马路,紧急刹车,老头儿已经倒在右前轮旁。瞬间,体内的酒精随同我的魂魄一起飞到了九霄云外,回过神后,我赶紧下车询问:“伤着没有?”老头儿从地上爬了起来,浑身尘土,目光呆滞不知所措,早已魂飞魄散。半晌,老头儿蹬了蹬腿,抬了抬手,伸展自如。

  我稍稍松了口气,脑子里开始飞速转动,看样子问题不会太严重,心里马上有了底,先把他镇住再说:“老头儿,你怎么过马路的,以后千万小心啊?!崩项^儿没作声,稀里糊涂地点头,显然还没回过神来。我赶紧找出一张纸条,写上电话号码,然后掏出500块钱一起塞到他手上?!斑@点儿钱你先拿着,纸条上是我的手机号码,我还有点儿急事要办,以后有什么事你再和我联系,我绝对跑不了?!笔欠侵夭灰司昧?,不等老头儿回答,我已经上车了。老头儿握着钱和纸条追上来,张着嘴巴似乎还想说什么,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,我猛踩一脚油门,奔驰而去。

  这叫快刀斩乱麻,前后不到3分钟,一起事故就被我处理得干干净净,不由得暗自佩服。如今这世道,开车可出不得半点儿差错,否则人家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到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再说,什么CT、X光、B超全套一起上,哪怕只掉了一根头发,不花出去几千块,你休想走出医院大门。幸亏撞了个老头儿,不然就别想轻易脱身了,一路上我暗自庆幸。

  一个星期之后,才明白人算不如天算。

  那天上班的途中,我习惯地把收音机调到“交通之声”,准备收听路况信息,忽然听到一则寻人启事:“有位老人寻找一名司机,上周五在国际会展中心门口,老人和一辆黑色凯悦发生了一点儿误会,请这位司机朋友听到广播后,明天中午速到原地见面?!碧彀?/span>!老人要找的人不就是我吗,难道出大事了?我大惊失色。还好留了一手,当时写给老头的手机号码是假的,否则就插翅难逃了,只要我不去自投罗网,人海茫茫,上哪儿去找我?

  毕竟做贼心虚,晚上,我躺在床上忍不住胡思乱想,说不定老头儿此刻正躺在医院里,等钱救命啊。再说,人家今天播的是寻人启事,万一明天又播一则悬赏通告呢?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一旦有人把我揭发出去,不就更惨了吗?交通事故逃逸,罪加一等啊。我被良心和恐惧纠缠着,一夜未眠,实在受不了这种煎熬,横竖是花钱消灾,我决定赴约。

  翌日中午,气温骤降北风呼啸,一如我前途未卜的心。我不敢开车,打了一辆的士准时来到国际会展中心。老头儿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已经守在凛冽的寒风中了??吹剿袆幼匀?,我心里的巨石落地了,估计问题不是太严重,不由得又摸了摸身上的钱包。老头儿一眼认出了我,喜出望外,远远地迎上来,赶紧从口袋里掏东西,嘴里嘟囔着:“呵呵,总算找到你了?!蔽以缬行睦顼蕚?,不用问,肯定是一沓医院收费单。

  竟然是5张百元大钞!大出意料,我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。老头儿一拍脑袋,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,“看我这记性,都老糊涂了,忘了跟你解释?!逼鋵?,那时我比他更糊涂?!靶』镒?,那天我只受了点儿皮外伤,回家涂了点儿红花油就好了,你的钱一分没花。我得把钱还给你啊,可是你留下的电话打不通,所以才想出这个办法?!崩先艘豢跉庹f完,满脸的皱纹舒展开来,似乎如释重负。

  倏地,我感觉脸上烧得厉害,不敢再看老人的眼睛。他又把钞票往我手里塞,我连连推辞:“不用还了,留着买点儿营养品吧,就算我孝敬您老人家的?!闭f完我转身就走,又准备故技重施,三十六计走为上。这次老人学聪明了,一把紧紧拽住我的衣角:“我又没伤着哪儿,却收了你的钱,这心里不安啊?!狈置魇羌绷?,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。

  忽然间,心里像被什么撩动了一下,我不再推辞,双手捧过老人手上的钱,一股暖流随之涌遍全身,温暖了整个冬天!

  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,教会了我怎样去做人。

  读罢此文,我们不禁心生敬仰,为一个善良的老人,为我们社会上善的旗帜?!叭诵牟还拧?,这是人们看到那些社会渣滓们敲诈勒索行为时的一句感叹。其实是我们的心也不古了,常常带着有色眼光看社会,甚至我们也为此而失去了善的思想和行为。如果我们用阳光的心理看世事的话,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“老人”出现,会有更多的感动涌向我们的胸怀。

?

只有付费后才可以答题并计算成绩...
【在线付费】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